阴谋暗算!中共早在1947年就想要清洗整肃知识分子(图)

2018-05-24 09:00 作者: 一平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早在1947年中共夺权政权前,就已经准备要清洗整肃知识分子。图为文革批斗会。
早在1947年中共夺权政权前,就已经准备要清洗整肃知识分子。图为文革批斗会。(网络图片)

中共清洗知识分子不只是反右,延安整风,批丁玲,枪毙王实味即是,只不过当时由于权力所限,而只在革命队伍内部;而随着中共权力的扩展和稳固,其对知识界的整肃也相应加大加重,由延安整风、到思想改造运动、到反右、到文革,其范围和程度的扩大和权力的膨胀成正比。

知识者是极权制度天然的敌人,因为他们代表良知,是文明的看守者;而极权则是摆脱文明的制约,将社会置于暴力强制之下。文明与反文明水火不容,整治知识分子,使之低头驯服,是极权制度的重要内涵,无此无极权。“专家治校、治国”怎么能有“党天下”“领袖天下”?

在中共夺取国家政权之前,就已经考虑如何收拾知识分子了,因为他们掌握思想,影响民心,阻碍极权制度的建立。1947年中共转入战略反攻,胜利有望,10月毛泽东指示:“我们在政治上要孤立自由资产阶级……在蒋介石打倒以后,因为自由资产阶级特别是其右翼的政治倾向是反对我们的,所以我们必须在政治上打击他们,使他们从群众中孤立起来,即是使群众从自由资产阶级的影响下解放出来。……以便使群众从经验中认识他们特别是其右翼的反动性,而一步一步地抛弃他们。”(《毛泽东文集第四卷.“对待自由资产阶级须防止过左倾向”》)这“自由资产阶级极的影响”就是指当时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影响。

随后,1948年3月中共《大众文艺丛刊》在香港创刊,开展对自由主义的批判,邵荃麟撰文《对于当前文艺运动的意见》,提出清算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文化侵略,打击资产阶级文艺。

同时,郭沫若也发表《斥反动文艺》,将沈从文、朱光潜、肖干打为帝国主义、国民党奴才,斥其“御用”和“鸦片”。

极权制度需要控制民众,因此必须打击知识分子——特别是自由派,批判、改造,将之彻底驯化,严防,否则党对全民的意识控制就将瓦解。清洗、迫害、奴役知识分子是保证极权制度之必需,并且会伴随极权制度一直实行下去。

49年前,中国一大批重要知识分子离开中国,去了台湾、香港和西方。他们以胡适、傅斯年、梅贻琦、梁实秋、毛子水、吴健雄为代表,在大陆之外保存了中国文化传统,特别是保存了近代以来对西方进步文明的汲取。今天我们清楚地看到,他们承继了中国文明,并带领之融入世界现代文明。

反之,中国文明在大陆则被摧毁,沦陷;最不幸的就是文明的载体知识者遭清洗,丧失独立,被收缴思考和言说的权利,沦为权力的顺从工具。至此,真正意义上的知识阶级——文明的看守监护者——即被消灭了。

“新中国”之后,为巩固新政权,杀、关、管了一大批“反动”知识分子。这就是对于思想上的敌人,进行肉体上的消灭。

1948年中共公布43名国家级战犯,以蒋介石为首,其中包括一些著名知识人:如地质学家、国民政府行政院长翁文灏;出版家王云五;《大公报》社长吴鼎昌;中央研究院代理院长与教育部长、中央大学校长朱家骅;法学家、《现代评论》《自由中国》等杂志创办人、武汉大学校长王世杰;外交家、中国驻联合国大使顾维钧;民主先生、上海市长吴国桢;历史学家、曾任《独立评论》主编陶希圣;国民参政员、《醒狮》《光明报》和中国青年党创办人曾琦;国民宪法之父、国学大师张君励等。

如果王云五、朱家骅、顾维钧、张君励都是国家战犯、公敌,此“国家”可想而知。……

镇反所杀知识分子,多是为不同政见,追随国民党,反对共产革命。镇反到底杀、关、管了多少知识分子?他们的下落如何?至今没有调查和统计,只是在些许回忆录中,有零星的透露,比如朱自清的儿子朱迈先、抗日诗人彭桂萼。

丁一先生记:“由日本留学回国的一个高知,先任省立高级工业党校校长,后任市立中学校长,他对教育事业有卓越贡献,在省文史馆有资料记载。五零年被诬陷为伪三青团指导员,被公安局拘留,后来病死在狱中。”(“对土改、镇反的亲历回忆”)李昌平先生回忆镇反“笔者的母校上海新建中学有教师二人、学生一人被捕,而且是一个初三的学生。”

寻找记录他们,是历史学家的一份重要工作,他们比右派更无辜更不幸,不应该被遗忘。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