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目睹胡耀邦突发病 江泽民表现令人吃惊(组图)

2018-05-25 02:38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当时学生中流传的说法,说胡耀邦是在政治局的会议上气死的,因为激动,犯了心脏病。
当时学生中流传的说法,说胡耀邦是在政治局的会议上气死的,因为激动,犯了心脏病。(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8年5月25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1989年4月突发心脏病去世后,引发了“六四”爱国运动。有关胡耀邦之死,仍有一些争议。近日发表赵紫阳秘书鲍彤访谈,谈到他亲眼目睹了胡耀邦发病过程,并提到江泽民当时在场的令人吃惊的表现。

5月23日,中共自由派大老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在《纽约时报》上刊出她与鲍彤一年前的部分谈话内容。鲍彤向李南央回忆了当时胡耀邦发病的情景,鲍彤当时就坐在胡耀邦的斜对面,赵紫阳坐在鲍彤的左边。

鲍彤目睹胡耀邦去世前发病过程 江泽民表现令人吃惊

鲍彤说,当时政治局会议是讨论大学的教育问题,会议开始时,一个人念文件,大家听,然后做决定。

刚刚开始念,胡耀邦就举手说:“紫阳,我请假,我有点不舒服。”赵紫阳立即问:“耀邦你有没有心脏病?”胡耀邦说:“过去我也不知道,后来我出差到……”说到这里他就讲不下去了,就趴下去了(做头伏在手臂里趴在桌子上之状),鲍彤边说边示范。

赵紫阳立即对胡耀邦说:“你不要动,你不要动。”马上又问:“谁有硝酸甘油?”没有一个人说有。

过了大约两分钟,江泽民说:“我从来不带这些东西的,这次我老伴一定要我带。”说着就把硝酸甘油拿出来。

谈到这里,李南央感到吃惊:“过了两分钟?”

鲍彤叹气道:“唉,过了两分钟。他犹豫呀,拿出来就好像是‘我身体不好’,会让大家觉得他心脏有病。”

鲍彤继续说,可是大家都不知道硝酸甘油怎么用,没有一个人知道。后边站着的一个工作人员说:“我知道,我知道,放在嘴巴里含着。”就把药片给耀邦含进去了。这个时候胡耀邦根本不会说话。

赵紫阳立即要求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通知大夫来。中南海的医生赶到后,在怀仁堂举行的政治局开会议转到常委会开会的勤政殿继续开,怀仁堂留给医生抢救胡耀邦。

鲍彤说,胡耀邦发病大概在9点到10点之间,到了12点左右的时候,温家宝跑过来,说:“抢救过来了。”

鲍彤否认了当时学生中流传的说法,说胡耀邦是在政治局的会议上气死的,因为激动,犯了心脏病。鲍彤说,胡耀邦后来的去世是因为上厕所,便秘,使劲撑,心脏又发生了问题。

不过外界普遍认为,胡耀邦突发心脏病去世,应与中共高层不断批斗他有关。胡耀邦1980年上台后打击太子党腐败活动,引起很多中共元老的不满;而胡耀邦公开说“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在中共十三大上就可以实现,这也让邓小平非常不满。

早在八六学潮时,胡耀邦就引起了中共元老的震怒,他们认为胡耀邦纵容了知识分子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胡耀邦应该对学生运动的失控负责,要求其辞职。邓小平曾责问胡耀邦:“你难道没有责任?”

1987年1月15日,薄一波代表元老主持中共组织生活会,胡耀邦在会上被一帮老人围攻、逼宫。薄在会上率先发飙,当众斥责、辱骂胡耀邦3、4个小时,还归纳了胡耀邦“六大罪状”。

在连续六天的批斗之下,政治局于1月16日召开扩大会议,以举手的方式批准了胡耀邦的辞职,并推选赵紫阳为代理总书记。

1989年4月8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上,胡耀邦心脏病突发,一星期后4月15日去世,终年74岁。他的猝死引爆北京大学生发起的震惊中外的1989年“六四”民主运动,后遭到中共军队血洗。

《炎黄春秋》曾刊登胡耀邦政治秘书刘崇文的回忆文章说,胡耀邦生前最后半年里对那次揭批会一直心有余悸,总觉得对他的批评还没完,心存恐惧,忧伤苦恼,郁闷压抑。

多个知情人曾指:胡耀邦病发时江泽民没人性

此前曾有多家海外媒体披露,1989年胡耀邦心脏病发作时曾用过江泽民所持的药。有知情人透露,江泽民当时“不愿把急救药拿出来”以免别人误会自己不健康,如果不是连问几次“谁有药”,江泽民还不会拿出来,而胡耀邦可能当时马上就“走”了。

四川作家黄一龙发表题为《耀邦去世前的一段插曲》的文章披露,他在2011年应邀编辑《赵紫阳在四川》一书,在收集资料时,意外看到一个故事,受到极大震撼,想不到中共高层竟会发生这样的事:多人将私利置于人性之上。

文章说,1989年的4月15日,胡耀邦因心脏病在医院逝世。不过他的发病既不在医院,也不在办公室或家里,而是在政治局会议上。在政治局会议上发病的情况,当时和以后曾有一些传言,只因官方没有文告,说者和听者又都不在现场,所以也不过传言而已。

《赵紫阳在四川》一书收录有另一位当天在场者、一位地委副秘书长杨达明的叙述,他记载了赵紫阳的谈话:“耀邦同志发心脏病的时候,正在开政治局会议。会前他感冒了。那天我见他精神很不安定,一会儿动一会儿动,又出汗,就问他是不是心脏不好,他说还是感冒,还没有好。过了一阵,他脸色也变了,我就想到可能是心脏病,就问大家谁带了硝酸甘油,都没有开腔。我没有心脏病,什么病也没有,平时也带了硝酸甘油,但那天没带。江泽民同志那时是上海市委书记,他带了,开始没开腔,大概是想人家会说他,你没有心脏病带硝酸甘油干什么。后来我又问,他说他带了。马上给耀邦同志吃,缓过来了,一会儿医生也来了。耀邦同志是住进医院后又发病,没抢救过来去世的。”(杨达明:《同紫阳忆旧聊天》,载《赵紫阳在四川》,新世纪出版社二○一一年版,431-432页)

文章最后说,看了这一段,就不必再加任何评论了。不过还是想说,心脏病发作以后被耽搁的分分秒秒,对于病人的救治都是不可替代的。尽管赵紫阳很宽厚地对僚属们说政治局的那一幕是以耀邦“缓过来了”结束的。如果不是连问几次“谁有药”,江泽民还不会拿出来,而胡耀邦可能当时就“走”了,江为一己私利而没有人性。

江泽民为上位暗中倒胡 站雪地给大老送蛋糕

《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江泽民的扶摇直上完全是靠巴结、溜须拍马中共元老达到的。1986年,他曾在雪中站立四小时给时任中共国家主席的李先念二奶送生日蛋糕,获得李先念的赏识,江后来替代赵紫阳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并且暗中打倒胡耀邦。

学潮落幕了,邓小平在1986年12月30日发表了“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讲话,其中说:“上海的群众中传说中央有个保护层,对是否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否要反对自由化,也有两种意见。”江泽民第二天就读到了邓小平的讲话,他明白胡耀邦的改革理念与党内保守势力格格不入,陈云、李先念等人早就欲除去胡耀邦而后快,而胡之所以在台上是有邓小平这把大伞遮阳。如今邓小平公开宣示对胡耀邦“反自由化不力”的不满,中央倒胡的气味愈来愈浓。

对邓小平的讲话,江泽民如获至宝,他认为在此关头表白自己和中央保持完全一致是非常重要的,但苦于没有机会和邓小平等中共大老们对上话。


江泽民和李先念。(网络图片)

刚好就在这年冬季,国家主席李先念又来上海,住在宾馆里。一天晚上李召见了江泽民,并且一起吃了饭。江泽民边吃饭边小心翼翼地打探李先念对胡耀邦的看法,当他听明白李的态度后,马上态度诚恳地表示李老的话使自己终生受益,自己坚决按照李老的指示办。李先念大悦。

李先念席间无意中提到那天过生日。江泽民边吃心里边纳闷,李先念的生日他背得滚瓜烂熟的,明明是“1909年6月23日”,怎么在冬天过起生日来了。

李先念在上海有个小老婆,是护士出身,不但对李体贴周到,还为李生了个儿子。江泽民明白了,原来不是李先念的小老婆过生日就是小儿子过生日。江泽民当然知道这份礼非送不可,谁都知道“枕边风”最硬,尤其是“偏门风”更硬。

饭后江泽民不敢久留,因为还有一件“天大的事”没有办。当司机送江回家后,问他还有什么事情可办,江说没有了,让他回家。望着车子渐远,江料定司机不会再看到他,连家门也没进,立即偷偷出去买了一个大蛋糕。江未带任何人,自己坐出租车再次去宾馆。

这时李先念正在接见别人,警卫看见江又来了,好心叫他进去,江摇摇头,恭立在门口。不巧的是那天天气寒冷还飘着雪花,而江泽民历来车接车送,第一次去只穿了一件薄大衣,而第二次没想到会在外面站那么久,所以冻得哆哆嗦嗦。警卫看江冻成这样子,多次叫他进去,江只是笑笑一言不发。江知道这样更能讨得李先念和他的小妾对自己的好感。手提着蛋糕的江站了整整四个小时,被接见的人还是没走,江后来在警卫的多次劝说下,只好把蛋糕留下,失望地回去了。

李先念的访客走后,警卫把蛋糕送进去并说江在外面恭恭敬敬站了数小时之久。李先念一时感动得不行,连声说:“小江不错,现在这种人很少啦!”

类似这样的付出最终使江泽民在“六四”前夕得到了最大的回报,江后来替代赵紫阳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